image

 

台灣民眾可能不認識張立申,但提起「卡巴斯基實驗室」推出的「卡巴斯基」防毒軟體就相當有感。卡巴斯基是台灣人最愛用的防毒軟體前三名,全球已累積四億用戶,張立申正是「卡巴斯基實驗室」前亞太區總裁,曾經榮獲「二○○七年中國信息產業年度經濟人物」和「二○○七 年IT風雲人物獎」。 七年前,張立申離開卡巴斯基後,成立「薩摩亞商泰騰恩研究股份有限公司」,除了販售防毒相關軟體,還瞄準網路世代,著手跨入「防毒硬體」的新領域。 當時,張立申看準台灣的創新研發能力,透過卡巴斯基老同事介紹,認識相當熟悉網路硬體的清大資訊工程博士趙士銘和他的胞弟,雙方展開合作。為了展現誠意,張立申不但成立台灣分公司,還聘任趙士銘擔任負責人,並分別給趙氏兄弟各四十五萬股的「薩摩亞商泰騰恩研究股份有限公司」股票,期待大家能夠齊心投入研發,推出完美產品上市。 豈料,張立申不但投資美夢破碎,還以打官司收場。「從二○一二年起,趙氏兄弟耗了二年時間,同時花了大約一億元,卻做出有許多漏洞的東西,甚至外包給接案工程師撰寫實際的核心技術。趙氏兄弟根本沒有能力完善張立申要的產品!」阿姍說。

對簿公堂 律師輪流請假

張立申後來曾向趙士銘提出「為什麼花這麼多時間、資金?為什麼無法做出通過完整測試之產品?」等質疑,不過,趙士銘非但沒有解決問題,還在二○一五年一月提出辭呈。 阿姍表示,張立申事後託人調查才發現,趙士銘擔任「薩摩亞商泰騰恩研究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」負責人期間,曾以公司名義,支付「舦騰拾貳樓資訊有限公司」二千多萬元的研發費用;「舦騰拾貳樓資訊有限公司」卻沒有研發程式,只是再以每案一萬元至三萬元的價碼,外包給接案工程師撰寫程式。 阿珊進一步指出,張立申認為趙士銘當年隱瞞公司,私下向自己親友以高額租金租借辦公室,甚至安排沒有科技背景的親友連思婷、連奕誌,進入「薩摩亞商泰騰恩研究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」擔任測試人員及技術顧問,虛領了一百零六萬元的薪資。「張立申於是跨海來台打官司,控告趙士銘涉犯〈行使偽造私文書罪〉,地檢署偵查一年半後才起訴。」 「但在法院審理期間,涉案人的律師們卻輪流請假,刻意拖延進度,導致審理期長達二年半,一直到二○一九年十月間才宣判,趙士銘卻被輕判有期徒刑一年、緩刑二年。」阿珊說。 阿姍笑說,該案審理期間,還爆出一樁「案外案」。「趙士銘一直來和張立申談和解,表示會拿出一家叫做『資富永豐電子』的一千萬元股票及一千萬元現金,但妙的是,趙士銘為了說明『資富永豐電子』很有價值,還拿出它的母公司『資富電子』二○一九年前半年財報資料來佐證,這家『資富電子』資本額只有六百五十萬元,二○一八年整年獲利僅有數百萬,但二○一九年上半年卻有超過七億多元的營業額,讓人難以置信!」

財報存疑 拒絕被告和解

「為了取信張立申,趙士銘還委任律師張進豐,提供財報資料給張立申檢視,財報上卻沒有人蓋章簽名,連律師都回說『不知道收入來源是什麼』,對財報真實性打上一個問號。」阿珊接著解釋「資富電子」的背景,原來,二○一四年十二月成立的「資富電子」,負責人就是趙士銘,「也就是說,趙士銘離開張立申的『薩摩亞商泰騰恩研究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』前一個月左右,竟然於在職期間,另外成立一間公司。」 根據趙士銘所提供的「資富電子」財報資料,該公司逾七億元的營業額,大約有三億元是販售以太幣挖礦機(每台約四萬五千元)和比特幣挖礦機(每台約七萬八千元)的收入,一共賣出上萬台,買家則為「幣星球科技公司」執行長林柏凱。 本刊調查,「幣星球科技公司」曾以一百二十萬元的價碼,賣出二台「蜜蜂E1」挖礦機,但因長達一年沒交貨而被告上法院。林柏凱本身在台灣圓鼎國際事業有限公司擔任專職顧問,台灣圓鼎國際有限公司對外宣稱與林柏凱合作,該公司則以保證高額獲利之挖礦機投資模式,公開召開說明會,對外招攬一般投資人。 此外,「資富電子」還和美國訊舟公司(EDIMAX)有生意往來,買賣VPN硬體零件,並靠著「廣明光電」(廣達電子董事長林百里所有)委託開發案,賺進五千四百多萬元。「資富電子」也曾提供一萬台翻牆機給經營賭博網的四海幫分子,每台翻牆機每個月必須支付八百元的服務費。 對「防毒硬體」投資失利,在科技界身經百戰的張立申向本刊記者表示,「投資本來就有風險,原本也沒有預期能夠賺多少錢。主要希望自己的不好經驗,不要發生在其他人身上,也相當期待台灣能夠擁有好的科技投資環境!」 本刊致電趙士銘查證,趙士銘頗為激動地回應,「兩樣東西都有做出來,還有賣到中央造幣廠;且要做出那兩樣產品資金至少需要十億,但是張先生只有拿出一億,在產品做出來後卻把所有人資遣。」他忿忿不平地說,「這些在勞工局都是有登記在案的,雙方當時也有許多官司在進行,希望不能只憑大陸、香港人的說詞就定罪。」